巫山妖棺 第八章 家中起尸_盗墓笔记9在线阅读_盗墓笔记全集
盗墓笔记    鬼吹灯    鬼吹灯    阴阳代理人    何以笙箫默  转换到繁體中文

巫山妖棺 第八章 家中起尸_盗墓笔记9在线阅读_盗墓笔记全集

所属目录:藏海花在线试读    发布时间:2014-10-24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

巫山妖棺 第八章 家中起尸

小说目录:盗墓笔记9    小说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4-08-12

就在我整个人神思混乱的时候,突然,我的眼前暗了一下,似乎是灯光灭了,但我下意识的看过去时,发现闷油瓶手中的手电筒依然是亮的。

怎么回事?我略微警醒了一下,身体瞬间紧绷起来,但没等我有什么动作,身边的闷油瓶却猛的转身向后跑,速度快的不可思议,我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反应,随即只听砰的一声巨响,紧接着又是咔嚓一声,整个房间彻底陷入了黑暗。

靠!到底怎么了!

黑暗中,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,连忙摸黑往闷油瓶的方向跑去,结果脚下却不小心绊了个东西,整个人猛的往前一倒,如果没估计错,脚下应该是那具清朝古尸,大约是被它的脚绊了一下。

就在我重心失衡,以为自己要摔个狗吃屎时,腰上的衣服猛的一紧,接着就被人提了起来。

“啧。”

我听出是闷油瓶的声音,显然是对于我四肢不发达显得无奈,我紧张的心情顿时缓解不少,这时我也发现了不对劲,因为对面房间的白炽灯不知何时,已经熄灭了。

“小哥,刚才怎么了?”我问道,心中有些紧张。

闷油瓶没出声,重新打起了手电,这时我才发现,那扇铁门不知何时关闭了。

等等!

关闭——?

我刚才为了让灯光透进来,并没有关门啊?

那么刚才灯光突然熄灭,紧接着的巨响,难道是有人在关门?我立刻冲上去试着把门打开,但随着我拉门的动作,门后传来铁与铁的碰撞声,看来门从外面被人锁上了。

怎么可能,刚刚我连一点脚步声都没有听到,况且,就算有人悄无声息的靠近这扇铁门,以闷油瓶的警觉性怎么可能没有发觉?

我立刻想起闷油瓶刚才的动作,难道他刚才是发现了什么?

“是个男人,身手很好,我没有发现。”闷油瓶指了指铁门上仅有巴掌大的铁栏栅,语气中带着一丝不确定。

不仅他自己觉得不确定,连我也觉得不可思议,一个男人,悄无声息的靠近我们两个人,在瞬间将门锁上,并且快速逃走,连闷油瓶都仅仅只看到了一个背影。

我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,难道是闷油瓶在骗我?

下意识的,我的目光和闷油瓶对上,他微微一皱眉,仿佛看透了我的想法,什么也没说,走到铁门边尝试着从里面打开铁门。

这扇铁门是用圆形铁栓锁住,铁栓连接着两道婴儿手臂粗的铁杆,就是吉尼斯大力士也很难从里面打开,闷油瓶尝试了很久,最后那两根奇长的手指都泛起了青色,他没什么表情,但我看着都觉得疼,便道:“小哥,咱们还是想想别的办法。”

不知道是不是我刚才怀疑的眼神惹怒了他,闷油瓶仅仅看了我一眼,便继续做尝试,我心里暗暗叫苦,也觉得自己最近是草木皆兵,神经抽风,连生死相交的兄弟都起了怀疑之心,不由暗骂一声:吴邪,你真不是人。

骂完我也知道自己说服不了闷油瓶,便默不作声的上去帮忙,跟着他一起搬那块铁门。铁门上寒气沁人,一摸就是一手的铁锈,寒意顺着手掌心传入身体里,有一种阴冷的感觉。

很快,我就觉得掌心阵阵发痛,摩擦的已经有些脱皮,就在我咬牙坚持时,闷油瓶却放弃了,接着,他转移目标,用手去摸石墙,我顿时明白过来,闷油瓶那对发丘指,能探墓取砖,这扇铁门的难度太大,但这墙毕竟是砖砌起来的,对于闷油瓶来说,破坏眼前的砖墙,显然更方便一些。

这面墙刷了墙粉,露出里层沁黑的水泥,我之前进入这扇铁门时,随意看过一眼,当时就注意到,这里的墙砌的特别厚,足足是正常人家的两倍有余。

闷油瓶在墙上摸了几把,很快停在了离铁门不远的墙根处,接着抽出了腰后的青铜古刀,开始比着墙上的水泥划动,随着他的动作,表层的水泥开始往下脱落。

紧接着,一块块暗青色的大砖露了出来,我一看,顿时头皮发麻,惊愕不已,因为这些不是普通的砖,而是墓砖。

从秦朝开始,墓砖就有了一套独特的铸造法门,它的坚硬度、抗湿度、粘合度都十分高,盗墓贼打盗洞时,打到了墓砖上,要费很大的功夫才能将墓砖打通。

而且墓砖的制作工艺,一直被修建陵墓的一支人马视为不传之密,随着千百年的传承,衍生出了各种各样的墓砖规格,相处,他们在墓砖里夹杂了很多其它的东西,糯米水便是已经被确定的一项物质,据说能抑制墓室内的尸气。

但时至今日,墓砖的制造技术早已经失传,而看眼前这些墓砖的成色,显然是从古墓中盗掘出来的,然后又被砌在了这里。

我觉得自己一阵头大,完全想不出理由。二叔在自己家地下修建古尸研究室也就算了,居然还用墓砖砌墙,难道他是想在地下修建一座古墓吗?

闷油瓶盯着墓砖,似乎在想什么,片刻后,他伸出了两根奇长的手指,在露出的青砖上摸索一阵,停在了其中一块砖上面,很快,手指取砖的绝技又在我眼前上演了,完全平行的墓砖被两根手指从墙壁上缓缓抽了出来,随后扔在地上。

墙上顿时露出了一块长方形的小洞口,这个洞口大约可以容一条小狗钻出去,但我和闷油瓶显然不是小狗,不过闷油瓶身上有缩骨功,没准还真能钻出去。

我曾听三叔说,有些地方警察接到古墓被盗掘的消息跑去抓人,结果现场除了看见一个二十厘米的的洞口外,连一个盗洞都没有看到,事实上,这个二十厘米的洞口,恰恰就是一个盗洞,便是稍大一些的狗的钻不进去,但身怀缩骨功的土夫子,却能来去自如。

我琢磨着闷油瓶能不能从这个砖口钻出去的可能性,这时,他已经开始取另一块砖,我赶紧甩开乱七八糟的思想,凑上去帮忙,很快,我们清理了六块墓砖,露出了一个能容人通过的洞口。

我赶紧趴下去看,于此同时,打着手电筒去摸,这一看才发现,墓砖的后面,竟然还有一层墓砖。

靠!双层墓砖,这是防粽子还是防地震啊。

我手臂探进去一大半,狠狠推了一把,后面的墓砖纹丝不动,闷油瓶眉头微皱,抓着我的手臂往后一扯,示意我让开,接着,又探手进去夹砖,然而就在这时,寂静的地下室中,突然传来了砰的一声。

声音来的突然,格外清晰,我不由愣了愣,看向闷油瓶,难道这里还有什么机关?刚才闷油瓶是不是触到了?

闷油瓶夹墓砖的动作一停,快速的挺直身形,将手电光打到了身后,灯光直直照射在那堆棺材上面,层层叠叠看不清原貌的棺材,散发着一股腐败的味道,而此刻,那些棺材正微微颤动,一上一下的抖着,仿佛地底下有什么东西正在往上拱。

我目光看到棺材的下方,发现那里颤动的最为厉害,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下面出来,我顿时头皮就发麻了,一看到棺材,不由自主就联想到了起尸,连自己家里都能遇到这种事,我难道真如胖子所说,今生与粽子结下了不解之缘吗?

颤动的声音越来越厉害,而就在我紧张的等着那东西从地下冒出来时,房间里又发出了砰的一声。

这一次,是那具放在金属棺上的小棺材,不知为何,竟然突然砸到了地上,里面的孩尸倒扣出来,以一个古怪的u字型躺在地上,紧接着,那具孩尸身上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长出了一层黑色的绒毛。

起尸了,真的起尸了!

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,有种哭笑不得,又有种想仰天长吼的冲动,或许是有闷油瓶在场,我并没有觉得多害怕,只是对于出了斗都能遇到尸变这回事,有些难以接受。

这时,闷油瓶却拍了我一把,将我挡到了身后,淡淡道:“把墙弄开?”

什么?墙?

我要能把墓墙弄开才怪,就在我想着闷油瓶怎么故意为难我时,那只长了毛的孩尸,已经变成了一团漆黑,随即我耳里只听到一声尖叫,那团黑影速度快如闪电般朝着我们冲过来。

这一幕场景太过熟悉,另我不由想起了昆仑斗里,那个青铜棺椁里仿佛的黑色东西,难道是同一品种的粽子?

黑影来的太快,我站在闷油瓶身后,根本来不及反应,接着,闷油瓶突然迅速出手,似乎想去抓着那团黑影,黑影一躲,猛的缩进了那堆棺材里,再无声息。

但我却眼尖的发现,表层的棺材盖上,出现了深深的划痕,显然是被刚才那只黑粽子弄出来的,这一爪子要是抓到人身上……

就在这时,闷油瓶突然催促了我一下,道:“快,砸开。”

这时我才发现,那具清朝的古尸,也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了一身黑毛,于此同时,地下的震动越来越强烈,堆积在一起的破烂棺材不断往下掉,使得大片的木屑在潮湿的空气中飞舞,我此刻也顾不得去想,自己究竟能不能将墓砖砸开,眼前闷油瓶冲向了那具清朝古尸,立刻一咬牙,抄起一块墓砖,整个身体探进去一半,开始用力的砸。

这时,我眼前只有暗青色的墓砖,大半个身体都陷在洞里,完全无法看见身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但听声音判断,那只小粽子和清朝古尸正在跟闷油瓶纠缠,紧接着,我耳里听到了熟悉的咯吱声,是那种脖子被生生扭断是的声音,紧接着世界便安静了。

我立刻停止了砸砖的动作,心中为闷油瓶喝彩。就在我以为闷油瓶要来接替我的工作,夹砖开道时,寂静的空间里,却响起密密匝匝的磨牙声,那种声音仿佛就在耳边响起,令人头皮发麻。

居然还有一只粽子!

紧接着,我听到了闷油瓶的一声闷哼,似乎是跟那玩意颤抖在了一起,耳里全是搏斗声,我连忙又去砸砖,大约由于墓砖不是采用古法,而是用现代水泥粘合的,我甩开吃奶的力气砸了一阵,居然真的松动了,就在我推开三块砖时,一阵热液突然溅到了我腿上,于此同时,一股腥甜的气息弥漫开来。

粽子的血不是热的,那么,显然,这是闷油瓶的血。

能让闷油瓶受伤的,究竟是什么东西?

我脑袋一涨,下意识的缩了一下腿,就在这时,屁股突然被人用力推了一把,似乎是让我往前,此刻,前方的墓砖已经被我敲开,爬出去没问题,而闷油瓶见我没动,又用手在我屁股上推了一把,低声道:“快走。”

下一篇:巫山妖棺 第九章 混乱迷途_盗墓笔记9在线阅读_盗墓笔记全集    上一篇:巫山妖棺 第七章 古尸研究室_盗墓笔记9在线阅读_盗墓笔记全集

读者评论:

发表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