昆仑狼窟 第六十八章 改造_盗墓笔记9在线阅读_盗墓笔记全集
盗墓笔记    鬼吹灯    鬼吹灯    阴阳代理人    何以笙箫默  转换到繁體中文

昆仑狼窟 第六十八章 改造_盗墓笔记9在线阅读_盗墓笔记全集

所属目录:藏海花在线试读    发布时间:2014-10-24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

昆仑狼窟 第六十八章 改造

小说目录:盗墓笔记9    小说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4-08-08

那条隧道是开在山崖下的,壁画上用一个黑洞进行描绘。

由于一路上的行军,军队里剩下的人已经不多了,周围的天气似乎很严寒,壁画上的每个人都缩着肩膀,他们看到眼前的山崖时,似乎觉得找到了躲避严寒的地方,在领头人的带领下,人人都迫不及待的走进了黑洞里。

接下来,他们迷路了。

他们的眼前,出现了永远也走不完的墓道,除了进入的地方有差异,情况居然跟我们的遭遇一模一样。看到这里时,我的心顿时砰砰跳起来,难道这支残军就是桑巴口中说的,那支被逼入昆仑山里军队?那么壁画上那个高大的领头人,是不是松达剌人?

他们曾经也进入过这座古墓?

如果真是这样,那这座古墓究竟建于什么时候?

我步伐不由加快,迫不及待的往下看。

这支残军只剩下不到一百人,他们被困在墓室后,因为饥饿和寒冷,死亡的人数越来越多,最后只剩不到十多人,然而就在这时候,壁画上的内容突然一转,这支十多人的队伍到达了一间墓室。

我看着壁画上的墓室,心中顿时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,总觉得这间墓室似乎在哪儿见过,但仔细一想,却又想不出个所以然。

正这时,我突然发现这间墓室的出口处,还画了一个东西,具体是什么看不清楚,于是我将脸趴下去仔细辨认,这一看,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,那居然是一只人首狼身的雕像。

难道这上面所画的墓室……就是我们刚出的那间墓室?

想到这里,我的目光不由往后看,接下来壁画上会有什么?他们会不会跟我们一样,走进了现在所处的墓道里?我灯光一打,眼前却突然出现了老六的脸。

他皱着眉,声音冷酷:“你在干什么?”我不知道老六究竟是干什么的,但二叔既然如此忌讳他,那么也不是值得信赖的对象。我摇摇头,指了指壁画:“这上面有东西。”

老六将目光一转,似乎也发现了不对劲,看着壁画上的内容,道:“这是……嘶。”我听见他倒吸一口凉气,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。

老六在我前面,他所看到的自然比我要多,这老六一直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,即使在经历那条多边墓道时,也没有表现出慌乱,因此他突然的转变,让我不禁一愣,旋即立刻走上前,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。

接着,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副常人不能理解的画面。

因为壁画中的那支军队,确实进入了我们现在所处的这条墓道,而墓道的尽头,是一座宫殿。

宫殿上方的宝座上,坐着一个狼首人身的神人,军队的人看到这个神人,都俯身跪拜,领头的那个高大的人,似乎在跟神人说些什么,下一幅壁画里,剩下的残军全部痛苦的倒在地上,然而,他们的头却已经变成狼头的摸样,我下意识的数了数上面的人,除了那个狼头人身的神,那支军队,刚好剩下十人。

与桑巴口中的传说不谋而合。相传,松达剌人十年之后,从雪山深处走出来,他的身后,跟着一支强大沉默的军队,由九名侍卫带头,难道,这条墓道的尽头,就是壁画上所描绘的那座宫殿?

想到这儿,我不由抬头看向前方,手电筒光芒所及之处,是一片灰蒙的幽暗,更远的地方,则是漆黑一片,仿佛是一个巨大的黑洞。

我看向老六,发现他的神情也变得古怪,旋即我们俩对视一眼,不约而同的将枪口指向前方,旋即小心翼翼的前进,那后面有什么?狼首人身的库拉日杰?我们会不会也像壁画上一样,变成狼首人身的怪物?

我的神经紧绷,脑海里全是壁画上的诡异情景,我一路所见,这座墓十分简洁,很难看出时代特色,我甚至无法确定他所属的年代,只能根据藏民的传说,估计它大约是西周左右,但就在那两千年前,这座墓里究竟发生过什么?或许如同桑巴所说,它不是一座墓,而是一座深埋在地底的神殿?

或许换一个想法,这幅壁画上所表达的内容,只是墓主人的想象,或者是对所经历过的事情,进行了夸张的描述?比如他是一个信封赞生神的信徒,因此虚构了自己和手下都变成库拉日杰的形象?

我脑海中乱成一团,却始终觉得,这幅壁画所表达的,并不像是虚构,因为那上面记载的一切,无一不和藏民的古老传说贴近着,我甚至觉得,自己现在不是行走在地宫里,而是行走砸一座地下宫殿中。

就在这时,我们前方的空间突然扩大了,手电筒的光芒散发出去,似乎已经到了墓道的尽头。

手电筒光芒的尽头,是一片空旷,隐隐可以看到地板上的青砖,我嘘了一口气,看来我们又走进了一间墓室。

这一路走来,我觉得有些太过顺利,难道离开闷油瓶和胖子,我下斗必遇粽的体质消失了?我和老六对望一眼,仅仅握住了手中的单筒,两人的手电迅速的四下扫射,将整个墓室大概扫了一遍。

随着手电筒的缓缓移动,我渐渐摸清了这间墓室的格局。

这间墓室很大,成长方形,两边黑洞洞的,似乎还有两个耳室,除此之外,没有看到其它通道。我和老六谨慎的进入了墓室内,这里应该是属于东宫的范畴,如果要遇棕,这里是第一站。

我谨慎的打着手电光,正这时,一个白影似乎在我眼前一闪而过,我心中一跳,赶紧将手电打过去,顿时,一具灰白的石棺出现在我的视线里。

那具石棺位于墓室的东北角,并不是处于墓室的正中,因此我们一开始没有发现,我赶紧招呼老六,道:“快看。”老六同时将手电筒打过去,随着光芒的增强,我不禁心中一跳,因为我发现,那里不止一具石棺。

在墓室的东北角,赫然露出两具石棺,而且奇怪的是,石棺的棺盖似乎被一动过,其中一具的棺盖,更是倒在了一边,竖在墓壁上。怎么回事?难道有人先我们一步到过这里?

老六嘴里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声音,接着,他将手电的灯光移开,去观察其它地方,然后找到了两个灯座,接着走过去用打火机点了几下,大概是时间太久,这两个灯座没有点燃。

“东宫里的棺材,估计是妻妾陪葬。”我斟酌着开口,心中想上去看看棺材里的东西,但就怕自己开馆必遇粽的体质还没有消失,万一这一看又看出一只粽子,那可就是自找麻烦了。

“妻妾陪葬。”老六嘴里重复了一遍我说的话,然后我听见黑暗中响起了他的笑声,他道:“你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,这里地处昆仑以北的山脉,周边被藏族环绕,而且藏族墓葬的最高规格是天葬,在这里出现的墓葬,如果是藏墓,那么绝对不会出现什么妻妾陪葬,因为藏族从来不兴这个。而且,你知道藏族的土葬是怎么回事吗?”

老六的话说的我心头一跳,不禁在心中暗骂了自己一声,看来我果然还是资历太浅,纸上谈兵的东西太多了。关于藏族的葬俗,我了解的并不多,但藏族历来崇尚天葬,既人死后,由负责天葬的喇叭师父进行仪式,尸身将被喂食秃鹰。

由人文学家分析,这种葬俗,很可能源于藏人天人合一的理念,藏民认为,鹰是神的使者,鹰能将人的灵魂带至极乐世界,而在内蒙古的藏区,也有天葬的说法,即尸身喂狼,但不管是喂什么,藏民们都世代流传下来,他们认为,天生万物以养人,人一生都在向大自然索取,但人也是自然的一部分,应该遵循食物链的法则,在死后,用尸身回报自然。

这种古老流传下来的回馈思想,与汉人天人合一的理念恰好吻合,因此也有人曾经感慨,人类的灵魂都是一样的,肤色和血统是无法阻止的。

时至今日,随着环境的破坏,内蒙古的草原已经开始沙漠化,草原狼逐渐的消失,那里的藏民不得不用火葬代替了狼葬,而在与内蒙古相望的遥远青海西藏一带,天葬依然盛行着,天空中的秃鹰依旧盘旋,只要藏民们一抬头,就能感受到古老相传的生态理念,感受到遥远的神性文化。

虽然藏民至今还在延习天葬,但在历史的演变中,随着各民族文化的交流,藏族的权贵也开始时兴土葬,这仅仅限于权贵,而且藏汉的葬俗交流,是秦汉以后,西周自然不会有土葬一说。

那么这座疑似西周的藏族墓,就显得有些与历史相驳,因此,这间墓室里的石棺,也不可能是什么妻妾陪葬,藏族虽然也有活人殉葬制度,但那是在土葬传入之后。

想到这里,我不禁想到了那个殉葬坑,一时间觉得诡异非常,联想起来,这竟然是一座十分混乱的墓,这座墓里,完全不可能出现的两样东西,出现在了同一个地方,土葬与殉葬。

难道,这并不是西周的墓,这座墓的年代,或许没有那么久远?

我越来越觉得有些不对劲,先是那个殉葬坑,首先它的存在就打破了一个历史惯例,秦汉以前的藏民,是没有殉葬制度的,那么这座墓应该是建于秦汉以后。

但由先前桑巴的说法,昆仑山里的这座墓,是库拉日杰的宫殿,在西周就已经存在。根据壁画上的内容,松达剌人也曾经进入过这座墓里面,而松达剌人所生活的年代,那么,这就是一座与时间和历史相对的墓,究竟是什么原因,会出现这种状况?

突然,我脑海中灵光一闪,想到一种可能。

难道……这并不是一座墓,而是两座?

桑巴曾经说过,松达剌人死后,尸身曾被埋入了雪山深处,会不会就是这座天渊棺椁?两千多年前的松达剌人,在这座天渊棺椁里一定发现了什么,因此即使是在死后,也要求回到这里,甚至将自己的墓与之建到了一处?

那么,我和老六现在所处的地方,或许是已经经过松达剌人改造过后的天渊棺椁,那么,这座天渊棺椁的真实年龄,甚至比西周更为古老。

众所周知,中华民族一直自称拥有五千多年的灿烂文明,而实际上,真正有文献记载的历史,仅仅只有两千五百年,那么剩下的两千年去哪里了?

那之前的两千多年,那个充满了神话的年代,如同一个历史的断裂层,除了留下了无数令人遐想的神话之外,没有给后人留下任何文字记载,历来的考古学家,也不断进行发掘探索,希望能找到那消失的两千年,找到那个历史的断裂层,随着考古事业的发展,中华大地上出土了很多千年古迹,如三星堆,龙骨堆等等。

而很多历史学家也曾经说过,西藏正规的殉葬制度虽然是秦汉以后,但在那一段没有任何文字记载的岁月里,陪葬其实早就存在了,在很多不知年代的古墓葬里,都有殉葬坑的发掘。

如果真是如此,那么这座墓里的不正常现象也就可以解释了,既然如此,那么,那个吸引松达剌人,即使到死也要回来的东西究竟是什么?

我正想着,老六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,旋即手指着那两具石棺,那意思,似乎是要去看一看。

我虽然害怕,但最终还是好奇心占了上风,毕竟刚才的一切都只是推断,要想知道真相,只有眼前的证据是最可靠的,因为尸体不会说谎,它身上的衣物,饰品,都能反映出它的真正年代。

我于是点点头,跟着老六并排着往前走。

随着手电的灯光越来越近,我不禁觉得头皮发麻,因为原本在我们视线里的两具石棺,竟然有多处了两具,该死,这座墓室里,到底有多少棺材?

下一篇:昆仑狼窟 第六十九章 石棺_盗墓笔记9在线阅读_盗墓笔记全集    上一篇:昆仑狼窟 第六十七章 做戏_盗墓笔记9在线阅读_盗墓笔记全集

读者评论:

发表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