昆仑狼窟 第三十章 冲突_盗墓笔记9在线阅读_盗墓笔记全集
盗墓笔记    鬼吹灯    鬼吹灯    阴阳代理人    何以笙箫默  转换到繁體中文

昆仑狼窟 第三十章 冲突_盗墓笔记9在线阅读_盗墓笔记全集

所属目录:藏海花在线试读    发布时间:2014-10-24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

昆仑狼窟 第三十章 冲突

小说目录:盗墓笔记9    小说作者:南派三叔    发布时间:2014-08-06

路人甲抬头看了我一眼,没说话,当我是空气似的,继续低头看那张地图,小花笑了笑,道:“身体好些了吗?”我点点头,也没说谢谢之类的话,转而问道:“接下来怎么走?”

那张地图我之前看过,是张很抽象的地图,而且是纯手绘的,路线是沿昆仑山东边的余脉一直向前,这一段山脉绵延着数座相连的雪峰,最高处海拔接近五千多米,绵延向着昆仑主干而去,便是桑巴也叫不出这些山峰的名字,这张地图上的路线,画的十分模糊,终点是一扇门的图案,不知为什么,我一看到那个图案,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长白山里的那扇青铜门。

小花指着地图摇头,道:“大体的路线是有的,只是这地图画的潦草,到底有多远也不知道,最重要的是,我不确定这里是不是目的地。”

他手指的地方是那扇门的图案,根据霍老太笔记上爷爷的留言来看,这张地图并不是完整的,这一张是爷爷当时埋在霍老太院子里那张,而爷爷手中那半张地图,或许是到了张大佛爷手中,或许是流落到了其他地方,总之,我们现在有的只是半张图,因此那扇画门的地方,有可能是终点,但也有可能只是路途中的一个特殊的地方。

正这时,雪地里突然传来老毛的声音,只见他压着一个人往我们这边走,一边走,嘴里一边骂骂咧咧,我一看,那人竟然是桑巴,当即道:“老毛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老毛用余光瞥了我一眼,一把将桑巴压到小花面前,道:“九爷,这小子想跑路,还偷了我们东西。”桑巴被老毛一推倒在雪地里,闻言连忙摆手,作揖道:“赞生神,我只想拿一点食物好翻过雪山,我没有偷东西。”老毛冷笑一声,道:“没偷?我让你没偷。”说完,踹了桑巴一脚,伸手就去搜身,一摸,果然摸出了一个东西。我一看,不由惊讶,竟然是我的钱包。

桑巴顿时脸色都青了,神情又是羞愧又是恼怒,偏偏不敢发作,乌黑的眼珠子瞟了我一眼,没说话。

老毛甩着钱包,拍了拍桑巴的脸,道:“这不是偷是什么?信不信老子毙了你?”小花忽然笑了笑,道:“毛德贵,有魄力啊……嗯,我有说要毙他吗?”

老毛神色一变,笑道:“九爷,难道我做错了?”

小花依旧在笑,那张比女人还漂亮的脸上,又恢复了一年前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,他开口,轻声道:“你没错。”老毛见小花似笑非笑的神情,不由收敛了些,没再去管桑巴,而是将钱包向我一甩,嘴里嘀咕道:“他娘的,还知道柿子要挑软的捏,有种你来偷我钱包,老子不打爆你的头才怪。”

桑巴跟个受气的小媳妇一样,跌在雪地里头都不敢抬。

我只觉得心烦意乱,看着就来气,一听老毛的嘀咕,不由怒气冲胸口,如果是以前,我肯定会在嘴上回过去,但这次我没有,而是抽出了一直绑在大腿处的匕首,直接冲毛德贵甩了过去,空气中发出嗖的一声。

毛德贵吓的脸色一变,匆忙间闪躲不及,虽然避开,但脸上还是被划出了一道口子,匕首直直射出了老远,最后啪的一声,插在了雪地里。

所有人都因为这一幕而安静下来,桑巴抬起头,吓愣了。

毛德贵扶着脸上的伤口,随即低头看着手中的血迹,片刻后,他抬起头冲我冷笑,道:“吴家小三爷,你有种。”他还想说什么,被小花喝住了。

小花喝完一声,随即淡淡道:“够了,这喇叭是我夹的,你们在为谁办事,最好想清楚。”毛德贵在脸上擦了一把血,阴郁的眼神在我身上扫了一圈,转身进了山洞。

我这匕首一甩,心里也平静下来,本来有些后悔不该这么冲动,毕竟接下来的路程长的很,谁也少不了谁的帮助,现在闹僵显然不合适,但转念一想,这姓毛的,表面上对小花毕恭毕敬,似乎处处在拍小花马屁,但细想这一路上下来,他的所作所为却并不像服从小花。

我一开始没发现,现在一想,反而觉得有些怪异,这毛德贵,似乎不像秀秀说的那样简单,他真是依附着解家的吗?

毛德贵走后,一时没人说话,气氛显得有些尴尬,我清了清嗓子,直接转移话题,问桑巴道:“你为什么要跑?我们又没说不放你走。”我将钱包揣起来,不打算追究这件事。桑巴看了我的动作,似乎松了口气,也不敢面对小花等人,小心翼翼的对我说道:“我听那几个人说,接下来还要我带路,所以……我阿妈还在医院里,我、我想回家。”

我觉得有些奇怪,问道:“为什么不愿意给我们带路?我们可以加钱的。”桑巴连忙摇手,道:“不行,真的不行,这片山脉雪峰,是赞生神库拉日杰的地方,一般的人不能进去,赞生神发怒,会有灾难的。”

藏民信奉山神,以山神为最高崇拜,桑巴所说的库拉日杰是南域的主神,相传他掌管着昆仑山以南的地带,在藏民的传说中,库拉日杰统治着昆仑山,能驾驭风雪,坐骑是一匹妖狼。

这种半神半妖的结合,是藏族神话的典型模式,连带着周边的其他民族也受到影响,比如在云南以西,靠近青藏高原的地方,有一支古村寨,那个村子的人信奉显身神,形象是一个人首蛇身的双面人,前后都是正面,一面是男,一面是女,它被誉为妖力无边的显身真神,相传能幻化虚无,女面首看你一眼,可以变出你内心真正想要的东西,而男面首看你一样,则会取走你生命中最宝贵的一切。

这种妖神结合的文化多见于藏地和巴蜀一带,这两者之前相隔很远,但这种相似之处究竟是如何形成的,却不可考证了。

人是小花找的,这次夹喇叭的也是他,小花没开口,我也不好说要放人,便拍了拍桑巴的肩膀,道:“先起来再说吧。”桑巴目光中充满感激,看的我怪不自在的,心道:我也不是什么善茬,你这么看我,我良心真他妈难受。正想找,路人甲突然开口,道:“大致路线是没问题的,只是昆仑山脉不比其他地方的雪山,里面有什么东西先不说,光是地势就是千奇百怪,华夏龙脉之祖,地势拔山填海,不可预计,必须找个熟悉雪山的人。”

桑巴一听这话就一脸苦相,可怜巴巴的看着我,我干咳一声,假装没看到,将目光移向地图,配合着路人甲的话,点头,道:“嗯,你说得对。”

路人甲忽然住口了,抬头看着我,嘴角一抽,冷冷吐出两个字:“虚伪。”我差点没气背过去,憋着一口气不上不下,最后只能干咽了。

我们三人没去管桑巴,拿着地图研究这接下来的路线和可能遇到的情况,说着就说到了墓上,我道:“你说,那地方究竟是墓还是什么,如果是墓,有谁能把墓修到那里面去?”

小花淡淡吐出两个字:“妖怪。”

我正要开口反驳,却见旁边的桑巴猛点头,我觉得不对劲,问道:“你点个什么劲儿,你又不懂。”

桑巴道:“我知道你们说的那个东西。”

一时间,仿佛风声都止住了,我们三人同时将目光移向桑巴,桑巴被瞧的紧张,声音也变小了:“这东西,我们从小当故事听的。”

我最先反应过来,赶紧拉着桑巴坐下,踢了路人甲一脚,道:“让坐。”路人甲到是配合,环抱着双手不紧不慢的起身,将屁股底下的大石头让出来,我把桑巴往下一按,道:“什么故事,跟我们说说。”

哪知桑巴这时候却打死也不开口了,我只好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劝说道:“我们也不是坏人,实话跟你说吧。我有个叔叔,精通风水术,结果有一帮想盗墓的人,盗墓你知道吧?就是挖坟的。他们把我叔叔抓进了昆仑山里面,非得让他找一座墓,看到这地图没有?就这个墓,我可就剩下我叔叔一个亲人了,他又是个死脑筋,要是一个不听话,说不定就被人家一铲子,像拍西瓜一样拍碎了脑袋。桑巴,我对你算不错吧?你告诉我,我也好知道怎么找我叔叔。咱们算是扯平了,你偷我钱包的事情我也不追究了。”

我编完,瞧见小花一脸似笑非笑的神情,眼中明显有着戏谑的意味,我没理他,目光尽量真诚的看着桑巴,哪知桑巴盯了我半晌,蹦出一句:“你在骗我。”

他这么笃定的语气,搞的我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了,这时,小花笑着开口,说:“别管他是不是骗你,你说也可以,不说我们也不会逼你。”说着,小花捡起了我射在地上的匕首,状若无聊的在手中把玩,明晃晃的匕首在阳光下反射着寒光,桑巴咽了咽口水,最后缓缓点头,道:“我说。”

小花嘴角一钩,吐出一个字:“讲。”

下一篇:昆仑狼窟 第三十一章 松达剌人_盗墓笔记9在线阅读_盗墓笔记全集    上一篇:昆仑狼窟 第二十九章 生病_盗墓笔记9在线阅读_盗墓笔记全集

读者评论:

发表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