盗墓笔记 贺岁篇 真相
盗墓笔记    鬼吹灯    鬼吹灯    阴阳代理人    何以笙箫默  转换到繁體中文

盗墓笔记 贺岁篇 真相

所属目录:贺岁篇    发布时间:2012/5/23    作者:南派三叔

在回杭州的车上,二叔才把经过和我仔细的说了一遍。

  原来早在他看到我窗户上出现泥螺鬼影的时候,他已经知道这肯定是人干的了。

  “这事情实在太简单了,以螺蛳的爬行速度,就算真有厉鬼附身,你说它能干什么事情?一堆螺蛳它又压不扁你又拉不长你,就你算离它只有一米的距离,它想害你也得努力十几分钟才能到你身边,而且我研究风水,知道太多的骗子,我就不信这个。当时我就肯定这是有人在搞鬼。”二叔一边用手机看股票一边道:“不过,我当时不确定是谁,这不是一般的吓唬人,我想当时他这么干总是有理由的。”

  他顿了顿,又继续道:“当时我的心思全放在那棺材身上,那棺材中的活螺蛳,放生,然后溪水里出现螺蛳的鬼影,我感觉捣鬼的人的目的可能这个棺材有关。可是这个棺材里什么东西都没有,我想不通他是想干嘛。”二叔转头看我:“阿邪,二叔送你一句金玉良言,是你二叔这么多年来看事情的心得,就是凡事必求动机,事情的背后总是有着大量的动机,这是无比要先搞清楚的。”

  “这是您炒股的心得吧。”我揶揄道。

  “也算是,起起落落的,庄家干一件事情,总有原因。”二叔道,随手看了看盘:“所以我先到了赵山渡,弄清楚那棺材的来历。不过问来之后我发现都是空穴来风的东西,并没有任何价值,我就意识到,也许目的不是棺材,这可能是借着这个名义,借题发挥的一件事情,果不其然,我们回来之后,表公就死了,而且是那样一种死法。我立刻明白了,这才是对方的目的。”

  “为什么?有什么必要吗?”

  “吴家人都是地里干活的,和你三叔一样,多少对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有点相信,如果单是把表公推进溪里淹死,以我们知道表公的酒量,必然会知道这是被人害了,但是如果是那样诡异的方式,那么这事情就变的十分晦涩,这边人不张扬,就可能随便糊弄过去,而且能把矛头直接指向我们。这时候我开始思考第二个动机,他为什么要害表公呢?”

  表公无儿五女,又没有什么家产,也没有什么特别深的仇人,唯一可能引起别人嫉恨的,就是他的地位。这是困扰我最多的地方,因为就算是他的地位,也并不是什么特别吸引人的东西。为了琢磨清楚这个,我浪费了很多的时间却没有结果,

  最后我不得不放弃这个思考角度,转而琢磨另一个问题,就是谁不仅和表公有矛盾,还想对付我们?我和老三一琢磨,就一起想到了一个人,曹二刀子。后来我偷偷拿了抄的那份族谱一查,就发现了,曹二刀子和你老爹是同辈同份,就是如果你老爹不做族长,那么在你的年纪没到之前,是他来代。我看到这个,忽然就意识到,如果真是曹二刀子干的,那恐怕他还有一个人没干掉,那就是你爹。

  不过你爹和表公不同,老三在楼下住着,我又起的早,他根本就没时间下手,为了确定到底是不是他,我就给他设计了一个机会。假装要去偷族谱,把消息泻给他安在老三身边的眼线,他肯定认为这是个好机会,一定会找人在那边埋伏我们,而自己来杀你老爹。”

  我这时候想到当时的对话,“那么,没人去偷族谱,启不是会被发现?”

  三叔道:“所以你三叔我就急叫来了潘子和大奎,带着几个脸生的伙计,去偷族谱的是潘子,那帮小屁孩怎么可能逮到潘子,给一顿揍,让他们干什么他们都干了。这边大奎就埋伏在你老爹的房里,等着曹二刀子。”

  我听着稍微有点感觉了,“这么说,这些事情儿都是曹二刀子为了杀了我爹和表公干的事情儿?就为了那个族长的位置?”

  三叔点头笑道:“正是。”二叔却关掉手机道:“非也~。”

  “哦,不是?”三叔纳闷,“那他为了什么?”

  “到现在为止,我说的这些东西,只是这件事情的冰山一角而已,或者说,咱们看到的,只是真正事情的表面而已。”二叔道。

 

下一篇:盗墓笔记 贺岁篇 秘密    上一篇:盗墓笔记 贺岁篇 猎物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       填写您的邮件地址,订阅盗墓笔记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,订阅我们盗墓笔记的精彩内容:
   欢迎盗墓笔记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
分享到:

读者评论:

发表评论: